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西西日本人艺人术网

西西  两个打仗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之后,日人人张兰又相继在广安门开了一家“阿兰烤鸭大酒店”,在亚运村开了一家“百鸟园花园鱼翅海鲜大酒楼”,生意蒸蒸日上。在接下来的两年,西西张兰一直都在疯狂赚钱,西西虽然张兰曾经打过篮球,体质非常好,但一天要打6份工,如此劳动强度,让她每天晚上回到地下室,只能自己用手把僵硬的腿抬到床上。

当时不少人劝她,日人人高档写字楼租金高、日人人投资大、客源少,风险实在太大了,但张兰却有自己的想法:在所有消费者中,白领消费者最具理性,如果饭菜符合他们的口味,他们会结伴而来。无论当年是否上市,西西俏江南都逃不过没落的命运。有人说,日人人俏江南之所以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因为和资本联姻,仿佛张兰当初能够拒绝投资,就能保住俏江南。写在最后在商言商,西西回顾张兰24年的创业之路,她的胆识和毅力都是无可挑剔的,而且她也为业界打造了一个非常好的营销案例。但单调的生活很快就结束了,日人人1987年张兰和丈夫离婚,独自带着6岁大的儿子过日子,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工资也不高,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张兰的儿子汪小菲后来回忆:西西那时候住平房,冬天要生炉子,晚上就把三块煤垒起来,都烧得红红旺旺的,才敢上床睡觉。创办俏江南7年做到年销售10亿!9年做到身家25亿!张兰卖掉自己的酒楼,日人人并不是因为弟弟离世而做出的意气之举,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即便成立之初大部分人都不相信niconico能够坚持下来,西西包括川上量生自己,不过如今的niconico已经进入了第十一个发展年头。

在2016年底的时候,日人人niconico的日活跃用户是331万人,付费会员则是252万人。2009年,西西麻生太郎就邀请民主党代表鸠山由纪夫在niconico生放送平台上进行了首次党首辩论。 很快,日人人这个被很多人误认为是“黑化初音”的原创插画角色得到了自己的第一部动画,日人人日本动画公司Ordet和三次元共同推出了原创TV动画,动画《黑岩射手》于2012年正式播放。”川上量生随即又补充道:西西“niconico动画原本就是想与Youtube竞争才发展的服务,而我们当初规划这场竞争大概5年左右会告一段落。

不久后,supercell的另一成员ryo以角色的造型写了一首由初音演唱的原创合成歌曲。 作为弹幕视频网站的鼻祖,弹幕是niconico最具标志性和影响力的功能。

甚至日本人钟爱的相扑运动也出现了,在第三届niconico超会议上,官方首次举办了“大相扑超会议场所”。作为官方生日的12月12日代表的是其中一个面向,niconico通过母公司Dwango的动画分享服务Smilevideo向用户提供正版的视频资源,从而聚集起了niconico最早的一批用户。 2006年,Youtube进入了日本市场。最受人关注的是,时任日本首相的野田佳彦与安倍晋三将要在那天进行一场针锋相对的辩论。

2012年我们第一次举办niconico超会议,如今回想起来,对当时的Dwango来说,超会议是必要手段。2007年6月,niconico的效仿者Acfun成立;2009年6月,Bilibili也正式成立。随着弹幕文化的发展,视频不再是这些视频网站唯一能吸引用户的内容。2007年1月底,在上线1个多月的niconico上,用户发出的弹幕总数已经超过了500万条,视频的观看数量超过1亿次。

 动画播出11集之后,《兽娘动物园》获得了超过270万的弹幕,成为了niconico历史上弹幕最多的动画,超越了《魔法少女小圆》此前在2011年保持的186万弹幕的历史纪录。网站3月收入为14.28亿日元,支出为13.99亿日元,第一次实现了单月盈利。

早在2007年,也就是网站成立没多久,niconico就曾邀请铃木宗男、外山恒一、小泽一郎等当时一些极具争议的政客在网站上传个人视频,让他们与那些看起来对政治漠不关心的御宅族们进行交流。紧接着,那些舞蹈爱好者也来了,他们对这些原创歌曲进行编舞,并将舞蹈视频上传至“踊ってみた(试着跳一下)”的分类下(国内通常称之为宅舞)。

收入中有69.6%是付费会员的收入,18.7%为广告收入。 这场讨论会的观看人数超过140万人,用户的评论数达到了50万条以上。与此同时,随着Netflix、Hulu等其他全球视频服务进入日本,那些高清的独家版权视频以及原创内容使niconico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这些UP主选择在官方生日的4个月后再次为niconico庆生是有原因的。但超会议现场生气勃勃的景象,以及纷至沓来的媒体报道,在这样氛围的驱使下,人们反倒更加认同niconico仍然在网络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2007年9月底,niconico上关于初音的视频数量就超过了2000个。

在niconico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有了弹幕打下的基础,niconico天然地构建出了一种专属于二次元用户的社区感。UP主们重新制作大量视频,回顾niconico过去十年中所走过的历程,而niconico最早一个由用户上传的视频也被挖出来,重新欣赏。

“黑岩射手”最初为V家同人社团supercell的成员Huke于2007年12月26日发表到Pixiv上的原创插画角色。没有niconico举办的线下活动超会议,B站要推出自己的线下活动BML可能还会要推迟好几年。

niconico看起来毫不避讳自己对参政的欲望。要理解它如何一步一步改造了我们的生活,也许“弹幕”这个概念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弹幕射击游戏在日本的流行让二次元爱好者们了解了这个词语,又因为niconico播放器的评论功能很像是横版弹幕射击游戏,之后这种评论功能就被冠以“弹幕”之名。niconico在中国最主要的效仿者哔哩哔哩(B站)就曾在2016年宣称拥有超过1亿活跃用户,以及超过100万的活跃UP主。使用者只要在软件里输入旋律和歌词,就可以让这个声音甜美的虚拟歌手来为自己“演唱”合成歌曲。”在Dwango创始人川上量生看来,尽管人们已经拥有社交网络来帮助自己在虚拟世界构建个人关系,但是niconico想要提供的是“网络上近似于街角一隅的场景”。

相比起稳定的Youtube,由于系统负荷力不足,niconico系统不稳定的状况极其容易发生。那种聚集在一起讨论的共鸣感,渐渐消失了。

2012年第一次举办niconico超会议结束时,屏幕上显示的4亿7081万25日元的庞大亏损引起了热烈讨论。事实上,niconico早在成立的第二年就已经开始被贴上“niconico差不多了”、“niconico动画玩完了”的标签。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尽管niconico自身的体量受限于日本市场而看上去不太大,但是它的影响力却早已经超越了国界的限制。即便举办到了第五届、活动也一直在持续亏损,但这已经成为了niconico保持存在感的一种重要方式。

早期支撑niconico内容的主力是用户们投稿的二次创作视频和音乐视频,而用户的弹幕内容也相对直接,大多都表达对角色或音乐的喜恶之情,并没有像现在那样的“脑洞大开”。”尽管niconico在一开始显得过于“自由”,但是这些热情的创作者们催生了niconico目前的社群文化。还有一批用户则利用“MMD”这种3D软件制作出原创的CG动画,从而以另一种方式来演绎那些Vocaloid原创歌曲。 在会场上,你可以看到数百人同时跳舞的超会议最热闹的“超舞见区域”;在《白箱》声优体验活动上,你可以在录音棚使用专业设备和工作人员准备好的台本,给喜欢的人物配音;去年的niconico超会议还首次上演了歌舞伎舞者与Vocaloid角色合作的全新歌舞伎形态的“超歌舞伎”——初音名曲《千本樱》与歌舞伎代表作之一的《义经千本樱》的联合新作《今昔飨宴千本樱》。

2012年11月29日,一场更加“野心勃勃”的策划来到了这个平台——niconico邀请了除日本维新会和新党改革之外的十政党党首进行讨论,这场讨论会由Dwango主办,政党们将在直播中讨论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消费税、核电站等重要议题。在人声鼎沸的“街角”,大家聚在一起,虽然彼此互不相识,但却看着同样的景象,并立即就能获得共鸣。

“对公司而言已经达到良好的宣传效果。硬件仍然是niconico目前的一个大问题。

甚至目前还有一种现象:同样的动画或者影视剧如果存在两个视频,那么用户会更倾向于选择弹幕多的那个——弹幕越多,视频讨论的热度越高,看起也更加有趣。除了各种新番动画、游戏视频、电视剧电影、体育等五花八门的内容之外,你还能看到非常显眼的政治版块,甚至不少政客也相继开通了自己的频道。